我想舔修修嘛TAT

  羊毛袜  

[坑]电竞总局二三事

突然发现我还写过这么个玩意……以前发出来过,但是估计应该没人有印象,我自己都没印象了,真的是很久以前的玩意了,得两年了吧?本来是想写成类似于《候车室的故事》《炊事班的故事》一类的办公室情景喜剧,但是写不出来= =



 

01

 

第十赛季,林敬言和叶修退役。而退役的两人则同时收到了冯宪君和电竞局长的邀请,进入位于B市的电竞总局工作。

 

两人在同一间办公室办公,桌子还面对面,虽说中间有电脑屏幕隔着,看不到对方的脸,可这些都不能挡住林敬言心中的喜悦。

 

他真的没有想到,自己有朝一日竟有和暗恋对象在同一屋檐下工作的机会——尽管与叶修同一战队的职业选手早就有过这样的福利,但这两者性质不一样,毕竟那是很多人,可这个办公室里目前只有他们两个,其他的桌子都是空的……

 

林敬言仿佛已经看到他与叶修成双入对出入食堂和办公室的美好前景。

 

 

然而就在转天上午——

 

“啪。”

方士谦把资料甩在了桌上,看着面露讶色的林敬言和叶修,语调淡淡地说道:“从地方的分局调回来了,今后和你们一起工作。”

 

林敬言放在鼠标上的手一下子握紧了。

 

 

下午。

 

“郭明宇,不想死的就速度把钱还我!”

叶修说。

 

“我什么时候欠你钱了?我怎么一点印象也没有!”新来的郭明宇无辜地瞪大双眼,“靠,我知道了,该不会是你欠我钱,却反倒诬赖在我头上吧?”

 

“屁,明明是你当年欠了我五包烟钱和两顿饭钱。”叶修叫着,“五盒软中华,两顿鱼翅宴,你就说是不是吧!”

 

郭明宇怒:“你说的都他妈什么玩意,明明是五盒白沙和两碗拉——妈的……”他懊恼地抹了把脸,“说漏嘴了……”

 

 “你知道就好,知道了就快还钱!” 叶修拍桌子。

 

“我就不还,你能打我还是怎么着?”

 

“有本事你就别上荣耀,不然见你一回杀你一回。”

 

“我觉得……”

林敬言推着眼镜苦笑:“他们这样是不是有点像打情骂俏啊……”

 

一旁方士谦的脸早就黑了。

 

 

又过几天。

 

随着一阵轻轻的叩门声,打开屋门的吴雪峰露出他那张温柔的笑脸,对着屋内的四个人微笑说道:“好久不见了,几位,以后我们又要一起工作了。”

 

“你从国外回来了?”

听到动静,正在网游里摸鱼的叶修摘下耳机,惊讶问道:“是老冯把你挖过来的?”

 

吴雪峰走过去,笑着摸了摸叶修的头发,言语动作丝毫不见生疏:“嗯。其实我在国外就一直从事与电竞有关的工作,这次正好受到主席邀请,就回国了,反正在哪里做都是一样。”

 

“那挺不错,你带卡了没?过来帮我抢Boss。”

 

“好,没问题。”

 

一旁的三个人神情凝重地观察了片刻后,郭明宇艰难开口道:“我说,咱们三个也就别窝里斗了,要是不一致对外,咱哪能干得过老吴啊。”

 

“问题是,就算咱们一致对外,那也顶不过吴雪峰一个吧?人家那都是老夫老妻的状态了……”

 

一片沉默。

 

 

02

 

通过最近一段时间的观察,林敬言注意到叶修总会不吃早饭,这或许是因为叶修总是熬夜打网游而睡过头,为了上班不迟到而导致的。

 

林敬言当然不会放着这件事不管。隔天一早,他就特意给叶修带了一份早点,并准备劝说叶修以后天天吃他带的早点,一来可以让叶修再多睡一会,二来可以刷刷好感度,简直何乐而不为。

 

正当林敬言拿出早点,准备送给叶修的时候,门外忽然响起一阵敲门声。

 

吴雪峰过去开门后,一个与叶修长相一模一样的年轻人走了进来,同吃惊的几人温文尔雅地打了招呼,却又在下一秒就变了张脸,没好气地把早点扔在了叶修桌上:“你以后就不能早点起来吃饭?我来你这儿送一趟早点容易吗?”

 

“我又没让你送。”叶修一边说,一边把早点往嘴里送。

 

“有本事你别吃。”年轻人伸手就要抢。

 

“别啊!”

叶修跟老母鸡护崽一样护住了自己的食儿:“你来这儿一趟不容易,别浪费了,可惜。”

 

年轻人盯了他半晌,终于没忍住翻了个白眼:“随你便,我走了。”

 

“走吧。”叶修毫无留恋地说着。

 

 

林敬言只好把早点收了起来,但他并不气馁,在中午时又准备邀请叶修一起去食堂吃饭,可他还没开口,屋门却又一次被人敲响了。

 

“……老王?”

这回是叶修开的门,他看到门外的王杰希,颇有些意外地说:“你来找老方的?”

 

方士谦冷冷看了王杰希一眼:“不是我。”

 

“来找你。”王杰希对叶修说,“一起去吃个午饭。”

 

叶修说:“不,我……”

 

“我请。”王杰希说。

 

“那就走吧。”叶修点点头,“不过你怎么突然想起来找我吃饭了?”

 

“就算是庆祝你进电竞总局吧。”王杰希道,“退役选手能找到这样的工作就算是很好了。”

 

“哦,我也觉得。”

 

两人一边说着,一边越走越远了。

 

其他四个找到电竞总局工作的退役选手:“…………”

 

“……这小子,还真不简单啊。”

郭明宇咬牙切齿地从牙缝挤出来一句话。

 

其他三个人虽然没说话,但脸色显然也不怎么好看。

 

是啊,他们怎么就能忘了,敌人可不仅局限于内部啊!

 

 

晚上下班,已经错失两次机会的林敬言决心再不能犯错,就要开口邀请叶修去吃晚饭,但可恨的是,这个时候屋门竟然又响了。

 

他决心不管敲门声,按住叶修的肩膀就问:“叶修,一起去吃晚饭吗?”

 

“啊?要不改天吧。”叶修说,“义斩的小楼已经约了我了。”

 

“大神,我来接你了。”

门打开以后,衣冠楚楚的楼冠宁满面笑容地走了进来,双眼发亮地注视着叶修:“大神还有事吗?没事的话,我们现在就走吧!”

 

“没事了。”叶修点点头,“老林,那我先走了啊。”

 

“……嗯,再见。”

林敬言泪流满面地和他道别。

 

想约叶修吃个饭就这么难吗?!

评论(7)
热度(348)
© 羊毛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