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舔修修嘛TAT

  羊毛袜  

[黄叶/all叶]牙疼的黄少天更有杀伤力了

文章目录



黄少天的右脸肿了。

 

更确切地说,是他天热上火,牙齿疼得太过,导致右边半张脸都跟着肿了起来。但不管原因如何,这样所导致的结果就是,他被群嘲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这时候黄少天正站在走廊里,刚出房间的方锐一看见他的脸,就顿时爆发出大笑声,蹲在地上笑得都快要岔气了:“我操,都快来看看,黄少天要搞谋杀啦!!我快要被他笑死了!” 

 

你笑个屁!再笑我就让你真的去死啊!

 

黄少天捂着一边脸,目露凶光地盯着方锐,正要颇有气势地喊出这句话。但由于他半边脸都是疼的,不敢太用力,所以喊着喊着就变成了——

 

“你稍个屁!债稍我就让你真的去矢啊!”

 

“哈哈哈——咳、咳咳咳,操,肚子好疼……”

已经跌坐到地上的方锐这回是真的笑岔气了。

 

 

晚上训练完成以后,国家队的大多数人都聚在大厅里,一起围观着黄少天。

 

张佳乐狂笑着举起手机,指着手机里的照片给黄少天看:“你看这个,这是我家的柯基被马蜂蛰脸了,跟现在的你一模一样哈哈哈哈哈哈哈!!”

 

“你跟开!”黄少天怒视张佳乐。

 

“我听不太懂你在说什么啊,是让我滚开吗。”张佳乐故作茫然无知状。

 

“凭你的智商当然听不懂,你就跟你家柯基一样蠢。”黄少天冷笑道。

 

张佳乐怒:“那你就和我家柯基一样矮!”他蹲下来,用手比划了一个很矮很矮的高度,“就这么高,还腿短!短腿黄少天。”

 

黄少天上脚就踹:“你才比我高两厘米,有什么资格说我?”

 

孙翔闻言扭过头来上下打量了黄少天几眼,小声地说着:“确实腿短啊。”

 

正在手撕张佳乐的黄少天几欲口吐鲜血了:“你腿长就了不起啊?腿长有什么用,不就是滚蛋滚得更快么!”

 

“他不止腿短,还大小脸。”窝在沙发上的方锐缓过劲来,又开始笑个没完没了,“正好跟王杰希搭个档,以后就叫黄大脸吧。”

 

其他几个人立刻笑得全身颤抖,目光转移,或是偷偷摸摸,或是正大光明地盯着王杰希看。

 

王杰希此时正坐在桌边喝茶看书,面色坦然地接受着周围人的注视,平静自若,不为所动。过了一会,他将书“啪”地合上,露出了黑色的书皮和封面血红色的书名——

 

黑魔法与诅咒。

 

“你们有事?”

王杰希淡淡地出声问道。

 

刚才还回荡在屋中的笑声顿时消失了。

 

“屋里怎么这么静?”

 

大厅里的人一时被王杰希震得发懵,还没缓过劲儿来,这时候叶修和喻文州走了进来。他们两人今天一天都几乎不在队内,一大早就外出处理各种事务,一直到了这个点才回来。

 

对于黄少天来说,重点就是幸好喻文州和叶修还没见到他脸肿的样子——一个是他的队长,另一个是他暗……那什么的人,所以绝对不能让他们看见他现在的样子!

 

叶修目光简单一扫,没看到黄少天,先看到的是王杰希手里拿着的那本书,不由咋舌:“老王,你这有点厉害啊。不过你可别往别的国家的队员身上试,打比赛我们自己也能赢,你搞出人命来就不好了。”

 

王杰希说:“这只是本推理小说罢了,你在胡说什么。”

 

“这真的只是一本普通的小说吗?”张佳乐声音微弱地说着。刚才就属他的笑声最大,现在他心里虚极了。

 

——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包括张佳乐在内的很多职业选手都坚信,其实王杰希是从霍格沃茨毕业的。对于这个男人,不管是什么事情发生在他的身上,他们都会去相信的。

 

正在拽着张佳乐领子要跟他决斗的黄少天趁此机会,赶紧转身,背对着喻文州和叶修两个人,偷偷摸摸地往着角落里躲。

 

“哎,你往我们这边挤什么?”

和苏沐橙看着电视剧的楚云秀见黄少天往她们这里蹭,连忙出声阻止他:“去去去,找你的叶修去,你不是总粘着他吗,这回怎么不过去了?”

 

“就是啊黄少,咱们领队和队长都辛苦一天了,自打昨天晚上就再也没见到你,你还不赶紧过去慰问他们一下吗?”

平常总是把黄少天赶离叶修视线之外的方锐也喊着。

 

“少天?”喻文州见黄少天的身影鬼鬼祟祟的,于是也出声问道,“你怎么了?”

 

“没……没什么。”

僵了几秒的黄少天捂着脸慢吞吞地转过身来,低着头说:“就是有点牙疼。”

 

“还脸大。”

张佳乐趁其不备,一把拉下了他的手。

 

肿着半边脸的黄少天:“………………”

 

喻文州和叶修:“………………”

 

“那什么。”叶修拍了拍喻文州的肩膀,“听说你画画挺好是不是?”

 

“略懂一些,怎么了?”喻文州说。

 

“你也知道我没手机,拍不了照片,所以帮我把少天这个样子画下来呗,我好做个纪念。”

说着说着叶修狂笑起来:“他这样子太值得珍藏了!!”

 

喀啦。

黄少天的心碎了。

 

有人不要你亲自送出的帅气照片,却偏要别人帮着临摹自己不帅气的时刻,这代表着什么?

肯定是代表着对你没意思啊!

 

“好啊。”喻文州笑容温柔地答应了叶修,出卖副队不带丝毫犹豫。

 

叶修强调着:“别忘了把他肿掉的脸画得明显点。”

 

“好。”喻文州点点头。

 

 

黄少天被打击得宛如幽魂一样飘出了大厅,飘进了洗手间里。

 

明显点明显点明显点……

老叶这想要明显的分明就不是脸,而是笑点吧!?

 

黄少天飘过了洗手间里的洗手池,拐了一个弯,却没想到,第一时间映入眼帘的却是个正在换衣服的东方女子。

 

我靠进错地方了!

 

东方女子脱了上衣,露出贴身内衣,看见傻在原地的黄少天,顿时就双手抱胸高声尖叫着:“yamete——hentai——”

 

我听懂了,她居然骂我变态!

 

第一反应偏离重点的黄少天完全忘记了任何动作,就还戳在那里,目光发愣地看着那个女人抬起一只手,照着他的左脸就是狠狠的一巴掌。

 

“shi ne,hentai!”

 

 

>> 

 

 

虽然左右脸终于已经对称,但这回黄少天彻底拒绝走出自己的房间了。

 

他把自己缩在被子里裹成一团,就露出两只手握着手机打算刷会微博,却被手机屏幕映出了大了一圈的脸,于是他愤恨地把手机扔到了床头柜上,把被子蒙过脑袋就要装死。

 

只不过他刚要动作,就听到有人在敲门,门外的人还说:“少天,你开一下门,我有点事。”

 

是老叶!

 

老叶居然还会主动找他,这是天要下雨了吗?

 

黄少天欣喜地一把掀开被子,连拖鞋都没顾得上穿就往门口冲。

 

但是他走了一半,突然想到了自己的脸,然后他又默默地爬回了自己的被窝里。

 

门外的叶修还在持续敲门:“开门,屋里大小脸的那个。你再不开门我打电话去要备份房卡了。不过我听说工作人员里有中国人,是你的粉丝,我可不敢保证他们会不会——”

 

黄少天猛虎落地式把门打开了。

 

开门以后,叶修被黄少天那扮相弄得一愣:“你怎么在脸上系了条手巾?”

 

“我冷不行吗?”黄少天说。

 

叶修说:“别遮着了,刚才早都看见了。不就是又被打了一巴掌吗?其实也值了。”

 

“值你妹!我才不想看她啊!”黄少天神情激动。

 

“呵呵。”叶修笑,“我给你带了止痛药,你吃点,止牙疼的。还有药膏回头抹在脸上,能消肿。”

 

黄少天刚才还很愤慨的情绪一下子就像个气球一样瘪了。

 

“我走了,你休息吧。”叶修把药放在桌子上,转身就走,却被黄少天一把拉住了。

 

“你就不能等会儿再走吗?”黄少天嘟嘟囔囔地说着。

 

叶修说:“你刚才不还不想见我,怎么现在又拦着我了?”

“现在情况不一样了。”黄少天硬拉着叶修坐在他床上,“反正你都进来了,就再坐会儿呗。”

 

叶修说:“你别不别扭?快把你那毛巾摘下来好上药。”

 

黄少天不情不愿地解了毛巾,又瞥见叶修看着他笑,顿时就来了气,说:“你给我上药,我看不见。”他没好气地说。

 

“成吧。”出乎黄少天的意料,叶修居然很爽快地答应,并且马上就拿了药膏沾了一点在手指上就往他脸上抹。

 

叶修的动作很轻柔,目光也很专注,那指尖在他脸上轻轻地涂抹,就像根羽毛在黄少天心尖上来来回回地刷一样。

 

这这这这有点受不了啊……!!

 

黄少天心里砰砰直跳,脸上迅速升温,恨不得能抓住叶修的手,直接把人往怀里抱。

 

为了不让叶修看出他脸红得有点不正常,他故意装出一副不满意的样子说道:“你动作再轻点,我这脸本来就疼着呢,你一会又把我给整疼了该怎么办?”

 

“还疼啊……”

叶修用那只没碰药膏的手摸了摸下巴,又咔吧着眼睛看黄少天:“那就得用点特别的药了。”

 

说着,他俯身过去凑近黄少天的面前,轻轻地亲了一下他没沾着药膏的脸颊。

 

轰——

 

黄少天的脑袋爆炸了。

 

“你你你你你——”他连脖子都红了,哑着声,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还疼吗?”叶修咳嗽了几声,也有点不好意思似的把头往旁边一偏,却被黄少天用力扳了回来。

 

“疼!我特别疼!”

黄少天的双眼亮极了:“我牙还很疼,老叶你说该怎么办?”

 

叶修无辜地望着天花板:“怎么办?我哪知道,你——我去!”

 

他话还没说完,就被黄少天猛然按进了软绵绵的被子里,唇瓣一口就被叼住,让黄少天狠狠地亲了上去。

 

黄少天的亲吻又湿又重,舌头撬开叶修的牙关直往里闯,勾着叶修的舌头一直不放,一会吮一会吸,湿淋淋的,染得两人的唇角全然都是一片水光。

 

过了很久,他才放开叶修,叶修一把呼开他的头,大口地喘着气,说:“你就不怕把那药蹭我脸上啊?”

 

“蹭就蹭,我给你洗脸。”黄少天凑过去舔吻叶修的唇角,不一会就又想抱着人往床上倒,却再次被叶修拦住了。

 

“我说你亲都亲了,有些话是不是也该说了?”叶修摸着嘴唇说。

 

黄少天马上领悟,抱住叶修就说:“叶修,我使欢你!”

 

叶修一听顿时就乐了:“使欢?什么使欢?你要使唤我给你干活啊?”

 

“不是使,是使……使!啊啊啊啊啊!是使!!…………靠!!!”黄少天欲哭无泪,妈的说个“喜欢”就这么难吗!?

 

“你要是缺人给你干活,我就去叫别人来。”叶修笑,拍拍黄少天的肩膀,“起来吧,我给你叫人使唤。”

 

“靠,别走!!我我我……叶修,我爱你!”

黄少天红着脸抱紧了叶修:“我不使欢你,我爱你!!可以了吧!!”

 

叶修的脸也有点红了。

他回抱住黄少天,低声说:“行吧行吧,凑合了。”

 

“…………那你呢!别想一句凑合就打发我!”

 

“我……咳,我爱你,以后让我使唤吗?”

 

“好好好,随你使唤,再让我亲口,牙又疼了。”

 

 

 

 

 

彩蛋

 

01 使唤的问题

 

“好好好,随你使唤。再让我亲口,牙又疼了。”

 

“亲一口一个野图Boss。”

 

“…………”

 

“你说你让我使唤的对吧?那我让你帮我刷个野图不过分吧?一口一个这个价格也挺合理的。来,你亲吧。”

 

“…………我觉得可以直接开干了。”

 

扑。

 

 

02 哪里疼

 

“老叶…………!我好疼…………”

 

“怎么了,你哪儿疼?”

 

“这里疼。”

黄少天抓着叶修的手往胯下一按。

 

“你帮我揉揉呗,不然拿嘴也行——啊!我靠你别掐啊!靠靠靠疼死了!”

 

黄少天。

一个脸肿,丁丁也肿的男人。

 

 

03 怎么就不是真的呢

 

张佳乐曾经天真地以为,在黄少天两边脸全肿了以后,他就可以肆无忌惮地嘲笑他,但事实证明,他错了。

 

牙疼脸肿的黄少天居然更加嚣张,张牙舞爪,肆无忌惮,当着他们的面嚷嚷牙疼,抱着叶修就往上啃,全然不顾及他们的感受。

 

……迟早有一天我要弄死他。

他想。

 

这天黄少天又当着所有人的面公然与叶修秀恩爱,让张佳乐心头火起,在大厅里暴躁地来回走动,直到坐着看书的王杰希再次合上了书,露出了那个黑不拉几的封面和血淋淋的标题,《黑魔法与诅咒》。

 

张佳乐的腿一下子就软了。

他可没忘记前两天他还笑话王杰希来着……他害怕他会遭到黑魔法的报复!

 

“我、我说啊……”

他发着抖地问:“你这书真是本推理小说吗?”

 

“的确是。”王杰希说,“如果你不信,可以拿去看一下。”

 

张佳乐指尖发颤地接过那本书翻开一看,结果发现竟真的只是一本普通的推理小说而已。

 

他松了一口气,将书还给了王杰希:“什么玩意这么吓人,我还以为真是诅咒书来着。”

 

王杰希微微一笑:“这种东西并不存在。”

然而下一秒,他的表情变得冷漠起来,目光锋利地盯着一边路过的黄少天说道:“只是我很可惜……为什么它只是一本小说,而不是真正的诅咒书。”

 

张佳乐:“………………”

 

咕咚。

张佳乐流着冷汗咽下口水,默默地后退了几步。

 

这个男人,果真是霍格沃茨毕业的。

——估计还是从斯莱特林出来的。

 

…………绝对不能惹啊!!

 

 

彩蛋·完


昨天看到这个文被盗了感觉很惊奇,我很久很久以前就删掉的文居然被盗,很厉害的,想了想,干脆就把它放出来得了,可是这篇文真的很傻,特别傻,傻得让人尴尬,所以才删掉了,现在也实在不好意思放到主博里,干脆就扔到子博里得了

评论(33)
热度(1144)
© 羊毛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