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舔修修嘛TAT

  羊毛袜  

[all叶]快给教科书配个标签吧! 02

本子 《在Alpha叶修重生为Omega之后》正在预售中,感兴趣的菇凉可以来看一看哦~预售链接:预售链接在这里

皮埃斯:没有支付宝或淘宝的菇凉,可以让我帮忙代买,通过微信付钱~有意的姑娘可以给我私信一下你的微信号~


这是篇非常少女风的文……一定慎入_(:з」∠)_


文章目录



02

 

做完事情的喻文州回到宿舍里时,发现呆在他房间里的黄少天已经睡着了,睡姿还相当的扭曲——他的上身已经和被子一起掉下了床,只有一条腿搭在床边,看上去又是可怜又是好笑。

 

喻文州不由失笑。他将资料放在桌上,走过去一边努力扶起黄少天一边说道:“少天,醒醒。”

 

黄少天迷迷糊糊地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发现自己被喻文州扶着以后就赶紧自己爬起来站好:“我去,我怎么睡到地上了。”他又看到地上摊着的被子,有点傻眼了,“不好意思啊队长,还把你的被子也弄下床了。”

 

“没事。”喻文州说,“你要是困了就去睡吧。后天就比赛了,你别太劳累。”

 

“不累不累,我可精神了。”黄少天解释着。

 

喻文州笑着没说话。

 

黄少天帮着他收拾好被子,拿出那条被卷进了被子的脚链,举起来链子说:“哎哎队长,你来帮我看看我进步了没?”

 

“已经很好了。”喻文州接过脚链看了看,“不过线还是有点松,可能容易散开。”

 

“这样啊。”黄少天拿回脚链嘀咕了几句,“反正也是试验品,回头再编一条送给老叶好了。”

 

听了他的话,喻文州沉默了片刻,这才笑问道:“你是怎么想起来编脚链送给叶神的?”

 

“他生日不是快到了么,我跟他说我要做个东西送他做生日礼物,想来想去就属这东西最简单了。”黄少天说,“送手链他又不能戴,所以就是脚链了。”

 

“嗯……”

喻文州沉吟着,忽而扬起唇角跟他说道:“你听没听过这种说法?把亲手编的手链送给喜欢的人,就能把他锁在自己的身边一辈子。”

 

“没……没听过。——靠!我对叶修?我对叶修怎么可能是这意思!”黄少天色厉内荏地说着。或者说他连色厉也做不到,毕竟他连耳朵都红了。

 

怎么就不可能呢?但喻文州只是微微一笑。

他说:“不过万一引起叶神误会什么呢?”

 

“……”黄少天张了张嘴,“不能误会吧,我送的是脚链啊。再说就他那样的,也不可能会知道这种事,连我之前都没听说过。”

 

“说的也是。”喻文州说,“我也只是随意提一句,你也别想太多,还是要将精力放在比赛上。”

 

“我知道。”黄少天点头。

他还有半句没说出来:暗恋这么多年早就习惯了,怎么可能还会调整不过来。

 

“我相信你。”喻文州笑道。

 

黄少天也笑。说着他突然来了兴致:“对了队长,我还不知道你是怎么学会编链子的,居然比网上那些教程编得还好,到底是怎么学的?”

 

“我是跟我外婆学的。”喻文州说,“我小的时候她教表姐编手链,我就在旁边看着,不知不觉中就学会了。”

 

黄少天咋舌不已:“不知不觉也能编得这么好,队长你还让不让人活了?”

 

“大家现在活得不都是挺好?”喻文州忍俊不禁,“这本来也就没什么。”

 

之后两个人又聊了一会,黄少天非要拆了被罩帮他洗,喻文州拗不过他,又觉得反正也只是把被罩扔到洗衣机里滚一下,也就同意了,最后的结果就是黄少天抱着换下的被罩跑去洗衣房了。

 

走了一个人,屋内骤然安静下来。喻文州关上门,拿了材料坐在桌前看了一会,忽地轻声叹气,随后把抽屉打开,打算将材料放进抽屉改天再看。

 

只是抽屉一打开,最先露出来的不是满满的资料,而是摆在最上方的一根根五颜六色的链子,虽然有新有旧,但却都同样精致美丽,让那天进他屋子拿资料的黄少天一眼就瞥见,顿时兴奋地问起这链子是从哪里来的,他这才告诉对方这些都是自己编的。

 

“队长你也隐藏得太深点了,有这么厉害的一手居然也不告诉我们!”喻文州还记得黄少天那时候是跟这样跟他说的,“正好我想最近想学着编这个,队长你就教教我呗?”

 

其实对于会编链子的事情,喻文州并不是故意不说出来的。他不是一个喜欢故意隐瞒的人。

 

只是很多时候,他觉得一些事情并没有主动宣之于口的必要。

 

就像他小时候那样,明明对外婆和小表姐手中那花样叠出的线结编法感兴趣极了,却仍旧只是不言不语地看着,直到外婆向他招手,他这才走上前去。

 

夏日大院中的树荫底下,头发花白的外婆笑眯眯地将一个编好的链子放入他的手心中,说道:“文州喜不喜欢啊?”

 

“喜欢。”他点点头,却又很快摇了摇头,“我……不是喜欢编好的,就是喜欢编的那个手法。”

 

“你不喜欢那就还给我!”小表姐一听这话就很是生气,一把将他手上的链子抢了回去,那是她刚才费了很长功夫才编好的。

 

对于他的回答,外婆似乎并不意外,而是依旧微笑着看着他说:“你对它的编法很好奇是不是?”

 

他说:“嗯。”

 

“那要么来自己试试?”外婆表情和蔼地同他说,“来选两根你喜欢的线吧。”

 

喻文州想了想,点了点头,随意挑了两根,根据自己记住的编法慢慢地编着。小表姐笑话他编得太烂,吵吵着要来教他,却让外婆拦住了。

 

他编的方法不是不对,只是还未成熟,最后也只编出来了一条很难看的链子,而且还没等戴上就已经散了,但外婆却夸他编得很好。

 

“有些东西你要学会亲身去尝试,不要只是站在旁边看着。就像这链子,你不动手去编,又怎么可能学得会编法?过不了多久就会忘了。”外婆说,“既然你喜欢那东西,就要通过努力去得到它,不去争取就很可能让你最终什么都得不到啊,文州。”

 

这句话竟让那时的喻文州感到了一丝惶恐。

 

一直以来,他的父母所教给他的都是为人要谦和礼让,为人着想。虽然小孩子的东西让一让也没什么,但喻文州就是本能地觉得害怕,他觉得自己必须去守住自己喜欢的东西。

 

要争取。不然就会失去一切。

 

怀着这样的心情,喻文州成长至了少年时期,尽管他外表还是那般温文尔雅,但在内心深处,他却满怀了极度的好胜之心,甚至可以称其为——极度的占有欲。

 

无论是不顾家人的反对进入蓝雨训练营,还是在蓝雨里顶着压力夜以继日地训练,直到打败他所尊敬的队长,他都是这般走过来的。

 

不想失去,就要牢牢地掌握在自己手里。

 

第四赛季,他从第二代蓝雨队长方世镜处接手索克萨尔,正式踏上职业赛场的征战之路。他的大局意识与战术素养让所有老一代的选手都大为赞赏,只是手速一点不由让人颇为惋惜,但同时更多的则又是一种庆幸——

 

“没什么手速你都可怕成这样了,这要是有手速了你不还得把整个联盟都挑翻了?”

 

在和拥有“王朝”之名的强队嘉世进行第一轮常规赛的那一天,喻文州终于见到了那个斗神一叶之秋的操作者,嘉世战队神秘的队长叶秋。而当时,叶秋就是这般跟他说的。

 

这位年轻到不符合他想象的队长叼着根没有点燃的烟,双手插入衣兜,懒洋洋地站在他的面前,目光里带着点笑意,看上去一点都不严肃。

 

他们两人在洗手间里正巧碰上,叶秋主动和他打了招呼,他这才知道原来对方就是叶秋,再后来两人就一起出去,站在楼道里聊起了天。

 

叶秋说:“今年联盟里像你这样厉害的年轻人似乎格外多,你们队那个黄少天也很不得了,才出道就去守擂台,搞不好一会我就能跟他碰上。”

 

“叶秋队长过奖了。”喻文州笑着说,“你们嘉世的苏沐橙也很厉害。”

 

“那当然。”叶秋深以为然地点头,“我的队友肯定都是最厉害的,一会你就能领教到了。”

 

喻文州回以微笑:“我很期待。”

 

“行了,时间也差不多了,散了吧。”叶秋没表没手机,也不知道他怎么估算的时间,“一会场上见。”

 

“好的,叶队场上见。”喻文州冲叶秋轻轻一挥手,两人便都要回到各自的备战室去了。

 

叶秋转身没走几步,黄少天便迎面走过来,在看见喻文州后又加快了脚步,估计是过来找他的。叶秋也跟他打了个招呼,他没反应过来,带着点茫然地冲叶秋笑了笑,就跑到喻文州面前说:“快点回去,都找你老半天了,不知道还以为你掉厕所里了。”

 

“抱歉,刚才一直在聊天,有些迟了。”喻文州带着歉意地微笑。

 

“跟那个人聊吗?”黄少天扭头看了一眼,“那是谁?看他穿着嘉世的队服,难道是嘉世训练营里的新人?也不对啊,训练营里的人没事来这儿干什么。”

 

“他就是叶秋前辈。”喻文州说。

 

黄少天顿时瞪大了眼,使劲盯着叶秋的背影瞧:“我靠,这跟魏老大形容得也差太多了吧!听魏老大的话,我还以为叶秋长得不一定有多猥琐!”

 

“是啊。”

喻文州笑了笑,也向着叶秋越走越远的方向看去。

 

并不高大强健的背影,但是,却意外的可靠。

——让人不禁产生了想要追逐的欲望。

 



未完待续

继续补档……话说今天我试着用了码字精灵,也就是那个不达成目标就出不来的小黑屋,真、真的很酸爽啊,才从里面出来………………(吐魂

皮埃斯:码字精灵里会有和谐词的提示,我看了一眼和谐词汇,我靠太黄了,真是长见识了

评论(14)
热度(545)
© 羊毛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