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舔修修嘛TAT

  羊毛袜  

[all叶]快给教科书配个标签吧! 03

本子 《在Alpha叶修重生为Omega之后》正在预售中,感兴趣的菇凉可以来看一看哦~预售链接:预售链接在这里

皮埃斯:没有支付宝或淘宝的菇凉,可以让我帮忙代买,通过微信付钱~有意的姑娘可以给我私信一下你的微信号~


这是篇非常少女风的文……一定慎入_(:з」∠)_


文章目录



03

 


这场比赛蓝雨最终以1:9的比分告告负,除了单人赛拿下一分之外,擂台赛和团队赛皆是均无斩获。

对于比赛失利,喻文州其实是做足了充分的心理准备的,毕竟他们的对手是嘉世,是那个如日中天的王朝嘉世,可是失利到几乎被人完胜的程度,这却不在他比赛之前的计划范围内了。

比赛是在H市举行的,蓝雨的选手们在结束后便坐上飞机返回G市。飞机上的气氛算不上沉闷,但也没欢快到哪去,毕竟他们刚被人虐了一场比赛,加上又很劳累,才上飞机就睡过去一大半,根本传不出什么欢声笑语。

只不过坐在喻文州旁边的黄少天是个例外。他戴上耳机捧着平板看电影,看到好玩的地方就压低了嗓音噗噗地乐,脸憋得有点红,一副忍笑忍得十分辛苦的样子。

喻文州知道,这是黄少天调节自己比赛失利后心情的方式,倒不是他真的什么也不在乎——虽然这种方式让前辈们看见了还是很想揍他就是了。

他轻拍了一下黄少天的肩膀,黄少天摘下耳机用眼神询问他要干什么。

“你不是在擂台赛和叶秋队长遇到了,有什么想法?”喻文州轻声问着。

叶秋在比赛之前做的假设实现了,在擂台赛中,他和黄少天作为两队的守擂大将出现在赛场上,只是那时蓝雨的血量已然落后,满血的一叶之秋对上半血的夜雨声烦,最后到底是谁赢不用猜就也能知道了。

虽然后来在团队赛里喻文州自己也遇上了一叶之秋,但那更多的是一种战术上的碰撞,至于两人之间的单打独斗,他估计他很长时间内都不会有这个机会了。

黄少天状似满不在乎地回答:“输了就不爽呗,还能怎么样。”

“我认真的。”喻文州哭笑不得地说着。

“不爽是真的,那家伙老是喷我垃圾话,我一反击他还不理我!”黄少天说,“可是……又不能不服气。叶秋太强,明明打法没什么新意,但就是会被他死死地控制住。”

他想了想,又神情严肃地补充一句:“不要说今天输了,就算是赢了,我估计我也能和输了那样难受。”

“他和王杰希比呢?”喻文州问。

半个月前他们才和微草比过,黄少天也同样是和王杰希在擂台赛里交手的。而对方所展现的那变幻莫测的魔术师打法,莫说是黄少天,就连在场的每一位蓝雨选手都觉得这个人,实在是强悍得太恐怖了。

“这不一样。”黄少天说,“王杰希的打法可以摧毁一切,而叶秋的打法是压制一切。王杰希或许会让人觉得他很可怕,但叶秋……你会觉得自己不管做什么努力都赢不了他。”

喻文州有些惊讶:“原来你对叶秋前辈的评价这么高。”

黄少天笑嘻嘻地回答:“所以以后我打爆他才能更能突显我的厉害。我已经跟他约好了,夏休期我们去竞技场pk一下,看看究竟谁死在谁的手上。”

“你去机场之前失踪就是去找叶秋前辈了?”喻文州回想了一下,笑道,“我们都以为你去洗手间了。”

“就因为叶秋这家伙,我还被前辈们骂了一通,说我磨蹭得跟个小姑娘似的,真是气死人了。”黄少天悻悻道。

喻文州只是笑。

他当然没有认为黄少天真的在生气,相反,黄少天的眼睛是亮亮的,看得出来,他对和叶秋的对战相当期待。

而且不但是黄少天在期待。就连他自己也有些心动。

因为他想更了解叶秋。他想知道这个人到底有有多强大。

“到时候可以让我也看看吗?”喻文州问。

黄少天点头:“当然了!我要让你看看我是怎么虐跪叶秋的!”


夏休期很快到了,而叶秋也真的如同黄少天所说的那样,经常在竞技场里和黄少天开小号来几场pk,喻文州和苏沐橙就被那两人拉进房间里观看,有时喻文州自己也下场和叶秋比上几把,不过只有被对方完虐的份。

他以为很遥远的与叶秋单挑的机会就以这种方式实现了,而他们几个人之间迅速也熟悉起来。

当中该属黄少天与叶秋打得最火热,这两人哪个也不是认生的主,从第一次见面便约定pk就能看得出来,加之在竞技场里一起厮混了大半个夏休期,这两个人说起话来就更加的肆无忌惮了。

“黄少天你这技术不行啊。”
一场pk过后,叶秋又一次把黄少天的剑客角色打死了。今天黄少天的运气不佳,这已经是他连续第五次输给叶秋了。

“五连败,呵呵。”叶秋笑,“某人居然还敢说自己是蓝雨的王牌剑客,脸呢,都被谁给吃了?家里的两只金毛啊?”

“叶秋!!!!”
黄少天瞬间炸了。他家确实养了金毛犬不假,但实际上只有一只,因为很是活泼喜叫,所以被叶秋无情地指出该金毛与黄少天高度符合“物似主人形”这一真言,甚至在以后更为变本加厉——他直接把黄少天也划入金毛的范围中去了。

“来pk!”黄少天语音不闲的同时还怒按键盘,“敢不敢再来跟我pk一场?敢不敢来!看我这次不打得你满地找牙!”

“等会,我这有事了,少天小朋友先自己玩会,我离开一下。”叶秋说着,然后喻文州就听见耳机里传来“啪嗒”一声,似乎是叶秋把耳机摘了,与此同时还响起一阵嘈杂的声音。

黄少天气死了:“等会!别走!靠,他是不是故意把我晾这儿了!?”

“不是的。”苏沐橙温柔动听的声音响了起来,“他是真有事情。”

“哎,苏妹子你怎么知道的?”黄少天说,“该不是你们还都留在嘉世里吧?”

“没错啊,我们都在训练室里。”苏沐橙说,“因为我们没有别的地方可以去了。”

喻文州听了心中微微一动。
没有别的地方可去?那么家呢?

“要说也是,这天这么热,还能去哪儿啊,还是老老实实呆在屋子里吧。”黄少天这样说着,把这个话题轻轻揭过了。

喻文州笑问:“前辈要做的事情很着急吗?”

“很着急。”苏沐橙笑出了声,“我们老陈的角色在竞技场里连输了二十几把,他去替老陈解围去了。”

“老陈是谁?”黄少天好奇道。

“他是我们食堂里的大厨,做菜好人也很好,还很喜欢荣耀。”苏沐橙说,“嗯,他打完了,回来了。”

“嗯嗯,回来了。”叶秋似乎是正好带上耳机。

“这才走了不到一分钟,原来是跑去虐菜了。”黄少天鄙视,“堂堂大神去欺负菜鸟,你好意思吗?”

“我好不好意思也是要虐啊。”叶秋笑,“这不是才有个菜鸟连着被我虐输了五把么?”

“谁是菜鸟了!!!”黄少天喊,“过来过来跟我pk!!”

叶秋装模作样地叹气:“不行,我突然觉得我堂堂一个大神,实在是不该虐菜啊。”

“#@&(dgrew89$%-;2dsbaj”
黄少天似乎是把键盘给摔了。



结果这天的竞技场一日游就在黄少天不停地挠墙中结束了。下线之后,喻文州关了电脑出去溜了一圈,坐在院里的大榕树下看着头顶的树荫。这是他外婆家里独有的风景。

家里很安静,外婆被父亲用车载着出去买菜,母亲则去从小相识的朋友家里做客,就他自己一个人在这里,但他知道这就是自己的家。

那叶秋呢?他的身边是有苏沐橙陪着不假,可难道嘉世就能当他们的家吗?

喻文州靠在树干上,忽然低着头微微笑了笑。

不过这对叶秋又有什么关系?任谁都能看出来,对于他来说,荣耀就是他的意志、他的生命,高于其他一切。或许也有另一些他不愿舍弃的东西,但这些,终究不是他的荣耀。

……尽管知道是这样。
他将手搭在了双眼上。

尽管知道是这样,可叶秋这种人,就是会让人不由自主地想要靠近他。

在了解这个人是什么样子以后,又怎么可能会有人不去喜欢他?


这之后,就是第五赛季和第六赛季。

一切都在前进。喻文州成为了战队的队长,黄少天和他的夜雨声烦以剑圣之名,手握着冰雨横扫赛场。他们带领着队员斩落魔术师和强大的微草战队,将蓝雨推向了冠军的宝座。

夺冠之夜,蓝雨全员齐聚在一家饭店的包厢里,庆祝他们有史以来的第一个冠军。平日里冷静自持从不饮酒的一群选手们这次全都醉了个痛快,甚至有人都倒在地上了还在举着杯子往自己嘴里灌。

喻文州作为一队之长,自然被以黄少天为首的一群队员们灌了不少酒,酒精在他的身体里游走,让他看着眼前的东西几乎都是重影。

他觉得自己不能再这么喝下去了,于是随意找了个理由脱身出去,戴上了鸭舌帽和墨镜就往饭店外面走。他想,装扮成这样的话,应该就没人能认出他了。

“文州?”
只是让他没想到的是,他才刚一出饭店,就被人叫出了自己的名字。

“果然是你,看样子你们就是在这儿庆祝了。”那个叫出他名字的人走了过来,站在他面前说着,“哟,瞧这模样真是喝了不少酒,都是少天那家伙灌的吧?”

喻文州扶着晕眩的头,抬头看了对方一眼,同时不确定地说道:“……叶秋前辈?”

“是我。”叶秋说,“晕不晕?要不我扶你坐会儿去?”

“麻烦前辈了。”喻文州说。

叶秋笑了一声,扶着他找了一处没人的地方坐了下来。

喻文州坐下以后,摘了鸭舌帽和墨镜放在边上,用手指揉着自己的太阳穴,他的现在头昏昏沉沉的,实在是不怎么舒服。

忽然他的手指被一双带着点凉意的手攥住拉了下来。取而代之的是那双手轻轻地揉着他发胀的太阳穴。

喻文州的心跳顿时快了几分。他没有拒绝对方的动作,而是任由着那手指和缓地穿过他的发丝,一点点滑过温软的皮肤。

“既然是个刚打完比赛的手残就省着点用手吧,我来。”叶秋笑。

“谢谢前辈。”喻文州闭上双眼道,“我比较好奇的是,前辈怎么会在这里?” 

 

“我来你们G市看决赛的,今天晚上来不及回H市,现在就住对面那个酒店里。”叶秋答,“这会儿我正好出来买趟烟,然后就遇见你了。”

 

“决赛里的蓝雨是不是打得很精彩?”喻文州笑问。

 

叶秋丝毫不给面子地说:“看不出来你喻文州居然还玩自卖自夸这一套啊?我一向以为只有黄少天这种人才会这么幼稚。”

 

“队友当久了就会相互传染。”喻文州认真道,“叶神难道不知道吗?”

 

他这幅一本正经胡说八道的模样逗乐了叶秋。

 

叶秋笑了好一阵子,这才忽然开口道:“文州啊,说起来我有没有告诉过你?其实我在你正式出道之前就听说过你不少事了。”

 

喻文州没有回答,因为他知道这问题并不需要回答。他也不着急,只是安静地听叶修继续说下去。

 

“你们魏队和方队都跟我聊起过你。”叶秋说,“说你在训练营时,他们其实并不看好你——你那手速你自己也清楚,不被人看好也是正常的。直到老魏连着三局都输给了你,那时候你们全蓝雨的人才反应过来,你这人到底有多可怕。”

 

喻文州点点头,以向叶秋表示自己听见了。

 

“而且你现在拿下冠军了。”叶秋说,“虽然还是比不上我,但是你可比老魏和老方都厉害多了,他们被我剃了个光头,最后一个冠军都没得着。”

 

说到这里,他停下了自己按揉的动作,拍了拍喻文州的肩膀,笑着道:“恭喜你了,文州。当年训练营里的那个小手残终于长大了。”

他顿了顿,又继续补充一句:“呵呵,而且还自带群嘲属性,把那些不看好你的人的脸都打了个遍。打得真是好,我可真想看看现在魏琛那老东西到底是个什么表情。”

 

 

…………

…………

 

 

喻文州回过神来,发现他已经坐在桌子前发愣很久了。

 

他的手边仍旧是那叠厚厚的资料,底下的抽屉还打开着,他似乎是想把这堆资料放进抽屉里。

 

是了,他现在不是在第四赛季,也不是在第六赛季,更不是在什么夏休期,而是第十赛季,一个叶秋——或者说叶修——被逼退役后又重组战队复出的赛季。

 

年复一年的,为了冠军而战的又一次征程。

 

他半阖着双眼,手掌悄然攥紧成一团。

 

对于冠军,他向来势在必得。这是他所喜爱的荣耀,他不想失去,他要站在制高点之上掌控一切。

 

而对于叶修,他同样发现,他在夺冠的那个晚上,在那个光线昏暗气温炎热的晚上,他看着那人唇边挂着的那漫不经心的笑容,心脏早已跳动得失去了平稳的节奏。

 

——他喜欢叶修。

——他爱叶修。

 

而他又是一个占有欲极为强烈的人。

 

所以他要牢牢地抓住叶修的手,让这个人——就这样属于他。

 


 

未完待续

评论(21)
热度(436)
© 羊毛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