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舔修修嘛TAT

  羊毛袜  

又是一个吴叶肉段子

糖果色袜子:

之前发过的,补下档,因为有菇凉说想看这个,以前删掉是因为觉得自己很快能写完,到时候再一起发出来,不过现在嘛……我还是发出来好了(。




 

嘉世的队员们总会称赞他们的副队长吴雪峰,夸他为人谦逊有礼,温柔体贴,懂得关照身边的每个人,对队长叶秋更是照顾得无微不至,百依百顺到了让人无法心生嫉妒的程度,因为是个人就能看明白,吴雪峰不可能再有精力对第二个人也那么好。

 

或许只有吴雪峰自己明白,他对叶秋的好并不单纯,至少不只是作为副队和友人所应有的程度,而是隐晦地掺杂着对于伴侣的追求——他喜欢叶秋,他爱叶秋,他渴望叶秋。

 

于他而言,叶秋身上有着一种难以言说的诱惑,外貌、性格、言谈举止,甚至是小他六岁的年龄差,都能令他的内心产生近乎病态的沉迷。年轻的队长心性纯粹,不知引诱为何物,可只消他一个不经意的眼神,就能瞬间摧毁吴雪峰的理智,放出心底的凶兽,打碎一切禁锢,让欲念的火焰熊熊燃烧。

 

反复的挣扎和顾虑都失去了作用,吴雪峰很快便下定决心追求叶秋,或者说,诱惑叶秋。

 

虽然叶秋不曾有过情感经历,对情欲之事也不甚热衷,但吴雪峰很清楚,对方的确喜欢异性。不过他并不为此感到焦急,在喜欢叶秋之前,他何尝又不是如此呢?既然他可以被叶秋诱惑,那么叶秋也可以被他诱惑——他有这份自信让叶秋也喜欢他。

 

 

决定既已做下,实施的过程也并不艰难。他比以前更加关心他的队长,从每日三餐到手霜的品牌,他无不逐一过问,细腻得让人惊讶。最初叶秋也曾推辞过,但随后就慢慢接受了,毕竟谁都不想拒绝别人对你好,特别对方还让你只要享受就可以。

 

他们的关系比以前更加亲近,以至于做出什么亲昵的行为也不会有什么不妥。吴雪峰一步步接近叶秋,一开始只是拍拍肩膀或摸摸头发,后来会借着涂抹手霜的名义,将叶秋的手指拢入自己手中揉捏,又或者是开玩笑般地和对方倒在床上玩闹,互相搔痒,让两人都笑得喘不过气来。

 

对这些并不单纯的举动,叶秋并没有察觉出它们的目的,却不妨碍他看向吴雪峰的目光越来越柔软与明亮。他已然心动,却懵懂不知,这样的迟钝令他的副队感到既甜蜜又无奈。

 

自然,吴雪峰并不会守株待兔,否则兔子还不知何时才会主动撞入他的怀里。所以他使了一点点坏,故作无意,让自己的嘴唇擦过叶秋的脸颊。

 

这下催化得一定是足够了,因为吴雪峰惊讶地看着叶秋的脸“噌”地变红,支支吾吾地找了个烂借口瞬间跑远。他完全没想到对方的反应会那么大,以至于让他生了一种微妙的心思——

 

如果他做了更加出格、更加过分的事情,那他的队长会不会仍旧美味可欺,任他施为呢?

 

 

不过这些都是以后的事情了,他尚且无暇顾及。令他欣喜的是,就在此后不久,他长久以来的付出终于到了收获的时节,这颗由他精心呵护大的果实已然成熟,散发着诱人的气息,催促着他赶紧把他摘下,品尝这世上最为甜美销魂的滋味。

 

那是第一个夏休期的某日,其他人都已经离开,只剩下吴雪峰和生病发烧的叶秋留在俱乐部里。这场病突如其来,别说不怎么关注自己身体的叶秋,就连吴雪峰也不知道他为什么会生病,只能带着份担忧地为他忙前忙后。

 

好在只是低烧,不算严重,连医院都不用去。在督促叶秋喝药躺下后,吴雪峰就坐在他的床边,神情复杂地看着对方泛着红晕的脸。

 

不可否认,生病的叶秋有股别样的吸引力,让他看起来格外安静且脆弱,嫣红的脸颊和汗湿的发丝很像是才经历了一场性丨事,时刻引诱着吴雪峰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

 

但是他不能,别说叶秋现在还没有接受他,就算已经接受,他也不能在这种时候做什么,他担心叶秋的身体承受不了。

 

吴雪峰颇感疲惫地捏了捏眉心,打算就此离开叶秋的宿舍,免得他头脑发热经不住诱惑。

 

“好好睡一觉。”他不太放心地嘱咐自己的队长,“等你睡醒了,我出去给你买粥,记得别溜出去打荣耀。”

 

“哦。”

叶秋应了一声,睁开湿漉漉的双眼,紧紧地盯了吴雪峰一会,忽然伸手拽住了对方的衣袖。

 

“怎么了?”

吴雪峰关切地问道。

 

“其实我一直都想问你,”

叶秋脸上因为低烧而生出的红晕更明显几分,手指死死拽着那点可怜的衣料,小声说道:“老吴啊,你……是不是对我有意思啊?”

 

 

房间骤然变得安静了。

 

过了许久,发怔的吴雪峰才缓慢地眨了眨眼睛,低下头,不敢置信地说:“你说什么?”

 

“我就是问你对我有没有意思?”

 

叶秋缓过劲来,反倒表现得比他的副队更加坦然,许是因为他笃定对方就算不喜欢他也不会令他尴尬:“你总对我那样……是不是喜欢我?”

 

“如果我说是呢?我说我确实喜欢你呢?”吴雪峰轻声问。

 

“是的话,那倒是挺巧。”叶秋坐了起来,佯装镇定着,却遮不住声线里的欣喜,“我也挺喜欢我自己的。”

 

吴雪峰一下子笑出声来,坐回床上,将他可爱的队长抱了个满怀,让对方的头紧紧贴住自己的胸膛,听着自己剧烈的心跳声——他太高兴了,太欢喜了,只有傻子才听不出来队长对自己是什么意思,他觉得自己的心脏就要跳出来了。

 

他轻轻抚弄着队长的发顶,无视对方微弱到毫无诚意的挣扎,用饱含笑意与温柔的嗓音问道:“还有吗?除了这个巧合,还有别的吗?”

 

“这个嘛,”叶秋窝在他怀里说,“我得看你表现,再好好考虑考虑。”

 

“保证让你满意。”

吴雪峰笑着吻了吻他的发顶。

 

 

 

日思夜想的队长成为了自己的恋人,吴雪峰花了足足一个星期的时间才确认这就是事实。美梦成真的感觉比他想象中的还要好上一百倍,哪怕他自信对方一定会属于自己也是如此。

 

之后有个小小的插曲,是他的小恋人向他吐露了真名,吴雪峰并没有被隐瞒的愤怒,相反他更加欣喜,因为这证明他的队长——叶修,是信任着他、喜爱着他的,甚至比他想象得还要深了许多。

 

不过这并不意味着他可以轻举妄动,毕竟喜欢同性,与跟同性做丨爱,这根本就是两回事。吴雪峰确信他渴望着叶修的身体,可他不确定叶修是不是也同样如此,因而试探的节奏必须放缓,一旦他操之过急,给对方带来不好的体验,甚至是阴影,那么他们的关系想必也会到此为止。

 

直到队员们陆续返回战队,在夏休期剩下的一个多月时间,吴雪峰也仅仅是和往常一样,摸摸叶修的头发,或者拉着他的手,偶尔有一两次亲了叶修的脸颊,却也点到即止,没有去触碰对方的嘴唇。

 

这样缓慢的进程有时也会令吴雪峰发出一声叹息,毕竟在他的梦里,在他自丨慰的时候,他的内心早就对叶修做了各种淫丨秽不堪的事情——好在那时他在心里叫的都是队长,不然还真是有些尴尬。

 

唯一值得他欣慰的是,叶修对类似于亲脸颊的亲昵举动并没有表现出丝毫反感,反而还有点享受。虽然叶修没有主动亲过自己,但吴雪峰能看出来,他对自己亲吻他的行为表现得很高兴,就算装得浑不在意,但那神色却是骗不了人的,他早就研究过千八百遍了。

 

得出了这样的结论,吴雪峰觉得自己可以更进一步。于是在他们去客场打完比赛,在酒店过夜的时候,吴雪峰敲开了叶修的屋门,先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地聊了一会,而后他便猝然发难,拽过叶修的手腕,将自己的双唇贴了上去。

 

就这样唇贴唇地摩挲了片刻,吴雪峰见叶修毫无躲闪之意,面上终于流露出笑意,抬手轻轻抚弄了一下对方的唇瓣。

 

“把嘴张开吧。”

吴雪峰低声哄他。叶修没有反对,微微启开双唇,张得不大,露出了一点舌尖,像是要舔牛奶的猫,可以看出他对此还是有点不好意思。

 


警察蜀黍别抓我,我什么都没有做




就这些了,没了!

皮埃斯,这篇其实有个标题,叫《诱惑》,大概想要表达出来的一种感觉就是吴叶二人相互诱惑吧………………只不过小叶是无心的,老吴是有心的(喂),不知道有没有写出那种感觉_(:з」∠)_

评论(2)
热度(858)
© 羊毛袜 | Powered by LOFTER